失去了战斗能力

- 编辑:admin -

失去了战斗能力

 可是现在,张若尘却不敢与她相认,只能以晚辈自居。
 
    孔兰攸仔细的打量张若尘,不放过张若尘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,任何一个眼神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她才道:“张若尘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你是如何知道那一句诗?”
 
    张若尘深吸了一口气,将所有情绪完全收敛,藏到内心深处,道:“前辈是在审问晚辈吗?”
 
    孔兰攸将手中的竹箫放下,声音冰冷了几分,用着质问的语气,道:“你以前从未见过我,为何知道我是前辈?万一,我和你是同辈中人呢?”
 
    张若尘平静的道:“晚辈虽然修为低微,看不透前辈的修为,却见过一些世面,知道前辈绝非凡人。再说,一个人的眼睛,不可能藏得住秘密。前辈的眼睛,充满了知识与学问,饱经世间沧桑,不是年轻人可以拥有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的眼睛不眨,紧紧的盯着张若尘的眼睛,似乎也想通过眼睛将张若尘看透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她又道:“当我说出那一句诗的时候,正常人,一定会问我是如何知道那一句诗。可是,你却没有丝毫诧异,反而质问于我。这又是为何?”
 
    张若尘暗叫一声,厉害。
 
    没想到,当初那一个贪玩的小丫头,现在已经变得如此精明。张若尘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,就被她抓住了两处破绽。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惊慌,反而装出疑惑神情,道:“我在神剑圣地的时候,不是就已经说过这一句诗?难道前辈不是神剑圣地的人?”
 
    孔兰攸的眉头一皱,有一种一拳击在棉花上面的感觉,所有力道都被张若尘躲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他到底是真的以为我是神剑圣地的人,还是故意装成这样?”
 
    孔兰攸有些疑惑,重新坐回去,第三次问道:“那一句诗,你到底是从何得知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这是一个秘密,请恕晚辈不能说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我一定要逼你说出来呢?”
 
    孔兰攸的眼神,变得强势,吐出寒芒。
 
    一股无形的气势,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,就如海啸一般,向张若尘涌了过去。
 
    她将力量控制得十分巧妙,那一股气势,虽然看起来很强,但是,却在张若尘的承受范围之内。
 
    张若尘处变不惊,“我觉得,你不应该这样做。就算逼我,也不会有任何作用。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孔兰攸微微一笑,抬起一只雪白如玉的纤细手臂,顿时,周围的天地灵气,化为一条条灵气小溪向她掌心汇聚了过去,凝聚成一团圆球形的气旋。
 
    简简单单的一招人级下品的武技,旋气掌,在她的催动之下,竟然变得无比精妙,变幻莫测,似乎比鬼级武技的威力还要强大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乃是我们银空佣兵团的客人,阁下若是对他动手,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 
    聂红楼负责保护张若尘的安全,当然不会袖手旁观。他立即向前踏出一步,冲飞了起来,展开双手,犹如大鹏展翅一般。
 
    他的双手冒出火焰,两只手臂旋转了一圈,凝聚出一团巨大的火球,向孔兰攸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孔兰攸冷哼一声,手臂轻轻一挥。
 
    托在手掌的球形气旋,飞了出去,将那一团火球和聂红楼同时掀飞。
 
    嘭地一声,火球泯灭,变得一缕缕烟雾。
 
    聂红楼落到十丈之外,他的身体,就像一片竹叶一样,轻飘飘的落到地上。
 
    聂红楼向胸口摸了摸,发现他没有受任何伤势,只是被对方的掌力推飞了出去,仅此而已。
 
    正是如此,才让聂红楼更加心惊。
 
    要知道,他可是鱼龙第六变的修为,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何等强大,即便是银月临空那样的强者,能够将他击退,但是,击退之后,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,连一丝痛楚都没有。
 
    由此可见,这一个白发女子的修为,还在银月临空之上,对力量的控制,已经达到精妙绝伦的地步。
 
    莫非……她是一位半圣?
 
    聂红楼的心中惊骇,不敢再继续出手。
 
    若是对方真的有敌意,只是刚才那一掌,就能将他和张若尘打成飞灰。
 
    张若尘依旧很平静,向孔兰攸看了一眼,道:“你就算逼我,也不会有任何作用。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秘密,不是吗?”
 
    “我不逼你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收回散发出去的气势,道:“老实说,我对你相当的好奇,特地查过关于你的一切。十六岁之前,你体弱多病,甚至无法开启神武印记。”
 
    “十六岁之后,你开启了神武印记,短短三、四年的时间,从一个常年卧病床榻的瘦弱少年,成长为名动东域的年轻王者。在你十六岁的那一年,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大家不是都在传,那一年,我被金龙收为弟子,成为佛帝传人,所以修为才突飞猛进,一跃成为人中之龙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信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摇了摇头,道:“根据我得到的情报,你得到龙珠的时候,早就已经是地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乃是武市学宫的天才学员。而且,你在十六岁的时候,修炼的并不是佛门的武技,而是灵级下品的天心剑法。我很想知道,你怎么会天心剑法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你的情报,真是详细。以前辈的修为,却花费那么多精力,调查我一个小辈,值得吗?”
 
    “值得!为何不值得?别说是现在,就算是让我再花八百年的时间,也一样值得,只要能够有一个结果。”孔兰攸的眼睛迷离,蒙着一层水雾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中一痛,若非努力的克制,恐怕就要冲上去告诉她,他就是她要找的那一个人,八百年前的亲人,或许也是唯一的亲人。
 
    (还有一章)
 
 453.第453章 比剑
 
    面对孔兰攸的问题,张若尘也沉思了片刻,才道:“我是在得到造化生剑的时候,一股意念涌入我的脑海,从而学会了天心剑法。至于原因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 
    虽然很不忍心,张若尘却依旧还是继续编造了一个谎言。
 
    孔兰攸扬起雪白尖翘的下巴,露出纤长的脖颈,道:“是吗?我可以领教一翻你修炼的那一套天心剑法吗?”
 
    孔兰攸曾经见过张若尘修炼天心剑法,心中暗道,一个人的样貌可以变,眼神可以掩饰,动作也可以改变,但是,他的剑道,却很难改变。
 
    若他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一个张若尘,她有自信,一定能够将他试探出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只要前辈不嫌弃晚辈的剑法粗糙,比一比剑,也无妨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来见识见识东域年轻一代王者的剑术,到底有多么高明?”
 
    孔兰攸站起身来,显现出修长的身段,典雅的气质。她迈着细碎的脚步,走出竹亭,站在石板小道的尽头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手臂一挥,孔兰攸的指尖飞出两道剑气,从一根竹子的顶部,斩落下一根拇指粗细的竹管。
 
    竹管,长达三尺,碧青如玉。
 
    张若尘背脊像是一杆标枪,显得气质超凡。他也以相同的招数,斩落下一根三尺长的竹管,捏着手中,站在孔兰攸的十步之外。
 
    孔兰攸道:“你是天极境中极位的修为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惊奇,以孔兰攸的现在的实力,看不透他的修为才是怪事。
 
    孔兰攸点了点头,道:“我的修为,比你高出太多,对武道的理解,也远在你之上。这样!为了公平起见,我将修为压制在天极境中期,正好比你低三个境界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前辈,你应该很清楚我的实力,在同境界,整个东域,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与我一战。我劝你最好还是将境界压制在天极境中极位,与我同境界,要不然,怕是会败得很惨。”
 
    无论怎么说,张若尘都是孔兰攸的表哥,即便八百年过去,孔兰攸在他心中的形象,依旧是那一个爱哭爱闹的小女孩。
 
    因此,张若尘当然不希望被她看轻,想要真正与她公平的战一场。
 
    同时,他也想知道,这个小丫头,现在到底强大到何等地步?
 
    八百年了,总应该有一些进步。
 
    “你先赢了我,再说这样的大话也不迟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丝笑意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她右手举起竹管,脚步一移,身形快速变化,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前,击向张若尘的右肩。
 
    远处,聂红楼眯着眼睛,盯着孔兰攸出剑,道:“这一位前辈真是自信,难道她不知道张若尘在同境界堪称无敌?”
 
    鲁有财道:“当一个人的修为,达到某种境界,对招式,对剑道的认知,将会达到另一个高度,不是我们可以理解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她想要以天极境中期的修为,击败天极境中极位的张若尘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”聂红楼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他也是高手,很清楚张若尘的强大。
 
    在同境界,能够挡住张若尘一招的人,也是少之又少。
 
    更何况是比张若尘低三个境界?
 
    “看结果!既然是前辈高人,肯定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鲁有财道。
 
    鲁有财也不知那一个白发女子的真实身份,只知道就连老祖宗都对她十分恭敬,这就很不简单了!
 
    很可能,她是一位圣者。
 
    “天心指路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施展出的第一招,也是天心剑法的第一招。
 
   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,犹如剑客指路一样,随手一挥,竹管就已经先一步点了出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早就已经将天心剑法修炼到化境,在孔兰攸施展出天心指路的时候,就立即想到了破解的办法。
 
    “天心弄潮。”
 
    依旧是一招天心剑法,随着张若尘的手臂旋转,剑气涌出,化为水浪,一波一波的向孔兰攸席卷过去。
 
    “哗——”
 
    可是,孔兰攸的剑法却突然一变,如同一道白光,穿过剑气水浪,刺到张若尘的胸前。
 
    平淡无奇的一招天心剑法,到了她的手中,却是变幻莫测,早就已经不是灵级下品的剑法,甚至,已经超越鬼级剑法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反应速度,不可谓不快,但是,当他想要举剑抵挡孔兰攸刺过去的竹管的时候,却还是迟了一步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竹管,以一种巧劲,将张若尘的护体天罡击破,点在张若尘胸口的两根肋骨之间。
 
    一股痛楚传出,比被真正的剑刺穿身体还要痛疼,使张若尘全身的真气逆行,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感觉,全身乏力,不停冒出虚汗,单手撑地,嘴里大口的喘气。
 
    孔兰攸将剑一收,挺着饱满的胸膛,傲然的道:“怎么样?就算我将修为压制在天极境中期,你也挡不住我的一招。”
更是将天心剑法修炼到化境,但是,却依旧还是有一些细微的破绽。只是,以你现在的修为,还看不到那些破绽。而且,你的战斗经验,也远远不如我,对力量的掌控还差得很远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运转真气,调息了片刻,渐渐的恢复过来,收起那一股不甘心的情绪,反而虚心的分析孔兰攸的话,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你真的不是他吗?”
 
    “谁?前辈是在说我吗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孔兰攸再次叹了一声,不再继续追问,道:“其实,你对力量的掌控,已经相当了不起。我在你现在的修为的时候,远远没有达到你现在的程度。只不过,你的天资很高,应该将目标也定得更高一些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座府邸,我曾经居住过一段时间,相信你也清楚它的价值。”
 
    “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会住在这一座府邸之中,若是你在一个月之内,能够接住我十招,我就将这一座府邸赠送给你,分文不取。你看如何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中一动,道:“前辈为何要这么做?”
 
    “因为,你的名字……叫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的眼中露出深情的光芒,似乎是在追忆着什么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